泠泠龍娘

站轰爆

[MHA/轰爆]《蠢蠢》【第9章】正文完. [缺爱作家×暴躁编辑/无个性现AU]

为轰爆打call w

牛盲马晒客:






I Dokiドキ




蠢  蠢








※文/牛盲马晒客


※图/ @渊青梣 




※在宇宙中心呼唤爱鬼才作家×爱你妈爱都给我爆炸暴躁编辑


※无个性/现paro/本格甜不虐




※同人本预售中↓


CPP页面:【戳我】


本宣页面:【戳我】


网络预售:【戳我】 (12月1日0点截止)


转发抽奖:【戳我】 (无需关注,转发此条,12月12日抽一名真心人增本一套)




【第0-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8章】【第9章】











Baby Good【9】




时值深夜,硬汉拉面店「烈怒赖雄斗」仍未结束营业。


一周一聚的青年们又一次聚在一起就着生啤吃拉面,只是气氛不同往日之热烈。


此刻不论是认真下面的切岛还是认真吃面的爆豪,都叫从没在周一下班后参加死党聚会的濑吕一头雾水,就更别提居然胆敢在由爆豪发起的临时聚会上迟到的上鸣。


这种古怪而微妙的气氛延续了快十分钟,“哗啦”拨开店门的男人满面红光步履轻飘,两眼直勾勾望着前方却并非聚焦在死党们身上,而是仿佛看到了某个别人肉眼瞧不见的美好事物般满眼春情。


濑吕迟疑几秒不知是否该打断上鸣这比另外两人更离奇的状态,没想爆豪反手“啪”地凿到对方肩上,直将上鸣拍得双膝一软滑下凳子。


醒过神来的上鸣连滚带爬支起身,拎着自己昂贵却花哨的牛郎西装清了清嗓子,继而无视聚会的真正发起人率先宣布:“诸君,我恋爱了。”


另外三人停滞三秒整齐划一:“……蛤????”




——是了,亚太非著名牛郎上鸣电气,在周一上午下班时满身酒气地途经全国连锁的音像制品店,折回又路过前后三次有余,才深吸口气放下面子(爆豪:哪儿呢?)、扒在落地玻璃上直盯店内忙活着将放错位的CD们物归原处的店员。


“你会被人当痴【马晒客】汉的。”——这是自认为今天在场四人中有且仅有自己一个正常人的濑吕。


——彼时扒在玻璃上迈不动步子的上鸣恰如此刻般什么也听不进去,他眼中仅有看上去挺潮的那姑娘,戴着耳机蹲下又起立,且不论身高体型三【马晒客】围(濑吕:还能肉眼看三【马晒客】围?)都恰恰是他喜欢的那一型。


“变【马晒客】态欧吉桑么你!!”——这是平日迟钝但关键时刻向来能抓住重点吐槽的切岛。


——不是没意识到自己问题行为的上鸣不自觉的被那姑娘吸引,正职牛郎的青年早该见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却不知缘何就是无法挪开自己的眼睛(切岛:可管管吧你。)。过不了多久姑娘不见了、上鸣有些失落却冷不丁被人拍了下肩膀,他回头就见那姑娘面带关怀醉汉的神情递给他一杯水,接着冲他点头后回身进了店;而他亦借着接过水的瞬间看到对方的名牌:耳……


“去死吧STK!!!”——这是忍无可忍大义灭友的爆豪。




上鸣揉着被爆豪痛殴的脑袋,想着哥们儿就是哥们儿、气成这样都不打脸,便清清嗓子正色到:“我才不是STK,牛郎嘛我,本来就是遵循爱神的指引勇敢去爱,谈恋爱的事儿、怎么能叫STK呢!”


闻言切岛一勺子敲上他脑袋:“你认识人家么就追?”


“她叫耳郎响香,身高160公分,体型偏瘦,三【马晒客】围80-55-79,顺便她下早班我有跟她到车站……”


“那不还是STK嘛!!!!!”(╯‵皿′)╯︵┻━┻


上鸣偏头险险躲过爆豪扇他脑袋的手掌,想自己流连花丛这么些年好不容易遇到一见钟情的对象,本就不是一见钟情派的爆豪就算了、居然连另外两个单身汉都不看好他,终于撇嘴姑且拾掇起自己过于兴奋的心情。他这才有空注意到自己引起的短暂喧闹所掩盖不住的低气压,逐一打量死党们的神色发觉问题出在今次临时聚会的召集人爆豪身上,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张嘴:“话说回来,轰向爆豪告白了?”


“扑通”一声,爆豪手里的辣椒面儿连小瓶一起落进他面前的碗中,脸色霎时比锅底还黑的男人冲他抬头,咬牙切齿道:“去他妈的告白。”


上鸣撇下眉尾做出叫人看了就生气的揶揄表情,以身边这份实例向另外两人推理结论:“你们看,认识人家又怎么样呢?追还是追,不追也还是不追不是吗?”


濑吕见爆豪就差没一碗地狱拉面扣他脑袋上,连忙扬手搭上上鸣的脊背、手指却拍拍这人另一边的爆豪的肩,向恋爱中不知死活胆敢招惹爆豪的冲动青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你不够了解人家呀,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几点出门几点睡觉、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以及最重要的喜不喜欢你……”


上鸣抬手以指甲盖儿点上濑吕的鼻尖,秉着他好歹也算是歌舞伎町夜华之一的自尊,笑着答:“一定要到知根知底确保万无一失才出手吗?那多没意思!”


他仰头抬起双臂,两手搭着左右两名死党的脖子将他们拉到自己身边,以陷入爱情中的自负语气道:“我知道我喜欢她就够了。”




该说死党是天然呢、还是无畏呢——爆豪很难下定论。


但上鸣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而且是让爆豪心里突然一“咯噔”的那种对法——暗自揣摩别人,这件事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且不谈他对轰至少比上鸣对他一见钟情的姑娘要了解得多、即便他同轰只是陌路他也没必要缩在自己的地盘对对方加以猜测。


他向来直言不讳、更不会有所隐瞒,就算轰不拿他当朋友,他也早就不介怀对方擅自去掉“君”字、抑或喊他的名字。


所以无关轰对他是什么念头,他对轰——他只要知道:他已经将轰纳入自己的世界、就够了。


直至此刻爆豪心里诚如拨云见日,他一巴掌捣住正要给死党们绘声绘色描述头天夜里发生在这间小店的告白故事的切岛的嘴,擅自给每个人碗里加了个卤蛋宣布吃完散会、便大步流星地跑出门去。


莫名其妙被召集又不知因果就被抛下的几人对视一眼将这笔账牢牢记下,已经在群组里接过头的三人既没给建议更不会对爆豪的决定提出异议,他们只是静候结果——


反正爆豪的朋友就是他们的朋友、爆豪要揍人他们拉不住就跟着一起揍,而倘若对方大难不死还成了爆豪的男朋友——这概率虽小但总不至于没有,毕竟爆豪都气成那样了也没说当真讨厌对方……


所以假使有朝一日爆豪真的处了个男朋友,那对方就是他们的……呃、姑爷?是吧【






连续的喷嚏告知姑且打开心结所以酣睡一夜的爆豪——要么有人骂他、要么有三个人(。)骂他、要么就是他感冒了。


壮得也犟得跟头牛似的他嗑了两粒胶囊便起床上班,临到换乘站了却接到八百万的通知让他到M本部报到。


爆豪对着电车门上的玻璃确认过今日的衣着的确整齐,而他那粗犷的爆炸发型终于没再受发胶拘束。


他仿佛在工作上过于自肃和作家面前又太过自由的自我的两个极端之间找到平衡,这令他此刻感觉无比顺畅。


他迈进雄英社的大楼便吸引无数目光,直到他昂首挺胸步入电梯、这些扎在他身上的钦羡视线也没减弱分毫。与他恰巧同趟电梯的M本部编辑蛙吹小姐不动声色打量他半晌,电梯门一开却被这个挺拔高大的青年做出个“请”的手势。


蛙吹敏锐地觉察到暴脾气的这男人今天出奇的爽快,情绪上的愉悦令他看上去熠熠生辉,她因而停步捂着胸口自我暗示:别花痴了吧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爆豪飞快处理好所有例行公事后正要打卡出勤,却从八百万那儿获悉他负责的作家「焦冻」今天主动约见主编的消息。


八百万见他两眼一翻却罕见的没对不按常理出牌的作家发表任何看法,有些忧心地告知他:“老师提出要换编辑。”


爆豪愣住:“蛤?”


八百万见他脸色一垮赶忙安抚到:“没说原因,但跟我提了句想换一个编辑,并且推荐你到隔壁D本部任职漫画编辑。”


“我拒绝!”爆豪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他不自觉地深吸口气,心说这该死的阴阳脸怕不是天性克他吧,怎么每次闪亮登场都能叫他气个半死乃至死透?


八百万没想到爆豪居然连转职到漫画家「欧鲁迈特」签约的周刊漫画《DROP》编辑部都会拒绝,有些不知所措的绞起手指,好一会儿才犹豫着答:“但,爆豪君,我们这边一般都会尊重作家的意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过编辑拒绝作家提出的调换申请的先例。”


爆豪呼吸一窒,当下起身迫近这尽管高挑、但仍旧差他一大截的姑娘笃定道:“没有先例,那我就是先例。”




语毕爆豪转身出去,没管M本部办公区里那群被认真起来的他撩得七零八落的少女心、却至少总算记得看一眼曾任作家「焦冻」临时编辑的前辈们发给他的“三思而后行”。


他暗自平息自己的情绪,几秒后发觉他真的忍不了——他知道轰多半又没想那么多、或是干脆想太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给他添麻烦了所以擅自决定要做些什么补偿爆豪。


对方大概自顾自检讨起自己的问题,又略过通常人们会有的思维过程提前下了定论:轰要把爆豪从他的世界里扔出去,理由无非是爆豪丧失了进入他的世界的资格、或是他的世界丧失了拥有爆豪的资格——可无论哪种、都没问过爆豪的意见。


他在心中大骂轰焦冻这王八蛋,如果辱骂这该死的放水混蛋能出书他大概能连载个十万八千回。而待他变着花样将擅自切断与他的联系的轰骂得狗血淋头了、他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始至终,他关切、关怀、关心则乱的——都是轰焦冻。


——而非作家「焦冻」。




爆豪在拐角处停步立定,咽了口唾沫突然感到紧张。


因为慢跑心跳如雷、更因为心焦而面红耳赤。


……得了吧,这么点运动量才不会让他躁动到这个地步。




他只是蓦然发觉自己的出发点既不正确也没那么寻常,自然就更谈不上纯粹……至少不是“责任编辑与签约作家”那么单纯。


他不可避免的想到臭老太婆害他心里一“咯噔”的那些话——


爆豪胜己,人生在世二十余年,即便再怎么乐善好施、见义勇为,也从未考虑过接受那——么大一个麻烦。




而现在“麻烦”不止出现了,还超额呈现乃至修炼成精。


爆豪抬眼直面拐角过后长长一条走廊,决定甭管那些愚蠢的猜测了吧,既然轰都说想要他了——他当然要亲自收拾那该死的阴阳脸麻烦精!




【THE END】












爆豪跑到走廊尽头的接待室,正巧撞上相泽主编出来。


对方看到爆豪先是一愣,继而一言不发的拍拍他的肩,接着错身回了M本部办公区。


爆豪回头目送上司消失在拐角便不曾犹豫地压下门把,里面的人似乎以为是相泽主编又折返,整90度鞠躬的身体便没急着支起来。


姑且能猜到这天杀的放水混蛋如此正式请求的应该是将自己调去周刊漫画的申请,爆豪瞪着这几乎没有任何社交常识的家伙刻意放低的姿态,一时间竟不知该骂他好还是揍他好。




半晌,爆豪终于抬起捏成拳的手,带着不知从何而起、向谁而终的蠢动心情,轻轻地撞了撞闻声正欲抬眼看他的脑袋上、半红半白的发旋——


“……离了我就这么没用的吗,你?”








..less




















【后记】




逮嘎猴,我是牛盲马晒客


爽文,没深度,聊聊设定w




1、标题&标题设计:




(1)I Dokiドキ:Doki=ドキ=心动的瞬间=心电图。


(2)蠢蠢:蠢蠢欲动(契合心电图设计)&恋爱中的男人都是蠢货,俩男人=double蠢【


(3)标题设计上在【ki】里标出了【ドキ】,除去设计部分剩下的刚好就是【I Do】




2、章节题&释义:


【Oh】=0【←数字零


【1】& ONLY=轰的成就和孤独


YOU【2】=you two=you too=轰&爆


【3】oh!【3】=爆豪派阀


【4】in=fall in(luv)=确切来讲这就是恋爱开端


Gimme【5】=Give me five=击掌=为爱鼓掌【并没有


【VI】CTORY=VI罗马数字6=轰成功打入娘家小团体


Lucky【7】=上帝创造人类只需7天=这周末开始有新情愫滋生


【∞】=躺下的8=无穷无尽


Baby Good【9】=Baby Goodnight


【THE END】..less=endless=即将开始他们的新篇章【≠有续篇






3、诸君职业总览:


【雄英社】


(1)月刊小说《MHA》编辑部(除主编与爆豪外,全员女子【)


相泽消太;主编


八百万百:副主编(曾负责小说家「焦冻」,后交由爆豪负责)


蛙吹梅雨:编辑(负责小说家「SHADOW」)


爆豪胜己:编辑(负责小说家「焦冻」,三年后转为「冻焦」)


(2)周刊漫画《DROP》编辑部(捏他JUMP所以是DROP【)


布雷森特·麦克:主编


(3)业务部


物间宁人:副部长。负责月刊小说《MHA》和周刊漫画《DROP》及其下签约单行本,瞧不起编辑也瞧不起作家【就这样还没被打死已经很不错了拍肩【←出本番外2 & 姊妹篇(待定)




【雄英社两大台柱刊(。)签约作家/画家】


轰 焦冻:小说家「焦冻」,专栏「半冷半燃」


常暗踏阴:旅行诗人「SHADOW」,专栏「黑影」


心操人使:插画家「使人操心」,除小说单行本插画外另有专栏「洗脑」


欧鲁迈特:漫画家「欧鲁迈特」,代表作热血少年漫《OFA》




【爆豪派阀】


切岛锐儿郎:拉面小开


上鸣电气:亚太地区非著名牛郎【


濑吕范太:同人印务(PS.不是腐男)




【其他】(=完全没在文中体现出来【)


耳郎响香:RecordTower打工中,被牛郎上鸣一见钟情并展开热烈追求,尽管由派伐们出谋划策的追求并没什么卵用,但意外的对初次见面的醉汉牛郎心生(人道主义)好感。


芦户三奈:同人漫画家「PINKY」,daily拉郎轰&心操(不拆可逆),后被爆豪拆了【






4、(估计没人看出来但我有很用心去设定但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彩蛋


(1)月刊杂志《MHA》编辑部生态:私以外、全员女子【


实际写到只有3人,实际上1-A女生全员都是MHA的编辑,而隔壁周刊漫画《DROP》则全员直男——所以一开始因为喜欢欧鲁迈特的漫画才想成为编辑的爆豪被分配到《MHA》才辣莫生气。




(2)默默萌着轰&心操文画手CP(并疯狂产出同人志)的镇圈画手芦户【


在雄英社《颜出特别企划》中萌上作家「焦冻」与插画家「使人操心」(不拆可逆),整好当时两人正在进行复出作单行本的图文合作,于是在社交网络上开了tag后开始疯狂产出,并长期与濑吕所供职的同人作品印刷厂合作。后在《颜出特别企划II》对作家「焦冻」到「冻焦」过程中不离不弃的「编辑B」(爆豪)一见钟情,便开始意淫轰&爆豪(不拆不逆)。【←出本番外3




(3)四大(我是sei我在哪儿心好累不想动)梗【


第2章-轰不想写


第5章-操不想画


第8章-爆豪都给我爆炸!


番外2-物间我是你爸爸!




(4)永远没法在规定时间全员到齐的派阀聚会【


第3章。咔因为工作迟到,一来就破口大骂混蛋作家(轰:喷嚏)。


第6章。濑吕因为印务迟到,一来就把轰和心操的同人本拍到蒸煮面前(轰:阴阳脸问号.jpg)。


第9章。上鸣因为遇见true love迟到,几个大男人因此探讨恋爱话题点醒了咔酱(轰: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jpg)。


以及,(更没有什么卵用的),切岛是老板,所以唯独他不能迟到【


——刚好3/6/9章三次聚会,每次是一个节点,每个节点也会开启轰爆两人相处模式的一个新阶段w




(5)那么都有哪些阶段呢?


第0-3章:缺爱鬼才作家×暴躁新人编辑


第4-6章:好好学习人间烟火鬼才作家×天天爆炸强忍不杀暴躁编辑


第7-9章:在宇宙中心呼唤爱鬼才作家×爱你妈爱都给我爆炸暴躁编辑




(6)这三个阶段分别对应的状态?


轰这边是根据当月连载内容变装,变装的角色却从性的被动方(女仆)到弱势主动方(春【马晒客】宫王子)到强势主动方(月夜吸血鬼),暗示了轰对感情从被动到主动最后发起追击的心路历程。


爆豪则是根据任职时长对自我个性的解放,所以是上班第一天(服服帖帖)到一周后(头发爆炸)到满月(周末出门买菜顺便去一趟作家那儿),表明他在轰面前越来越放松也越来越把这人容纳进自己的生活,乃至生命。


之所以轰是不同场景构成的点式结构、而爆豪则是有时间序的线性结构——是因为本文人设上轰是moment型,所以在第6章有确切的心动的时间点;而爆豪是潜移默化型,所以正文完结他对轰的感情仍旧有待考据并继续延续,直到番外3篇结束后才完全抵达爱情的阶段。




(7)那么对于轰而言,为什么是爆豪呢?


第1章粗略埋过一条八百万对轰的单箭头,并且在比较多的小细节将爆豪的习惯和轰过往的其他编辑做过对比。


首先轰是几乎没有任何正常社交的,所以日常所接触最多的编辑是最有可能产生感情的族群;其次轰在文字方面的感性和感情方面的迟钝令他既容易动荡别人的心、更容易忽视他人的倾慕,所以一开始他对感情的感知是完全被动的。


在这种情况下爆豪成了他的编辑,并在诸多细节上与此前的编辑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比如八百万所代表的过往的编辑们只会顺应轰的习惯、用藏在门口的备用钥匙开门,但爆豪自作主张的拿走了钥匙;还比如在明知轰选择了不太靠谱的对象(同样缺少社交的心操)取材时,八百万等常规编辑选择尊重作家的意愿默许此类取材、而爆豪则带轰出门开眼看世界……等等等等,都只因为爆豪不单把轰当作家,而是当成“自己的作家”。


一直以来都被其他人好好维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的轰被爆豪暴力破坏了他自我限制的壁垒,甚至被爆豪捞出来、并主动邀他接触爆豪自己的圈子(派阀们)。




最终破坏带来了新生。


——这就是蠢动的春天、和蠢蠢的小子们。








最后是我跟画手宝宝 @渊青梣 约图时的要求 ↓


√1、大头DAY1(女仆vs潮爆)


√2、轰“不想写”


√3、派閥4人进化图(参考达尔文进化图)


√4、大头DAY2(十杰vs牛郎)


√5、操“不想画”


√6、派閥4人过街图(参考披头士《Abbey Road》专辑封面)


√7、大头DAY3(万圣vs私服)


√8、爆豪“都给我爆炸!”


√9、派閥4人围观图(参考唐僧师徒四人那张著名表情图)




是不是觉得这篇文还挺有意思呢www






那么最后的最后,上一下实物打样(暂无工艺)↓






因为是恋爱的故事所以用了超粉嫩的配色


漂金纸自带纹路无印色就是纷飞的春色w


总之,预售12月1日0点截止,12月8日预售发货,大货直参首发CP21w




以上,后会有期!

评论

热度(157)